岩棉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数字集群错乱交织铁通卫通前途多桀

发布时间:2020-02-14 07:03:10 阅读: 来源:岩棉管厂家

小王在石家庄市公安局信息通信处负责集群市场的跟踪,令他惊奇的是,近来有关Push-To-Talk(PTT)的讨论异常火爆起来,除了熟悉的TETRA和iDEN标准之外,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正在紧锣密鼓测试的“即按即说”业务也使小王颇感兴趣。更值得关注的是,中国铁通和卫通试验的GoTa和GT800技术据称拥有国内自主知识产权,可以使系统和终端的价格大幅度下降。面对如此复杂的市场态势,如何进行选择呢?

谁是真正的数字集群?

与集群似乎并不沾边的公网PTT业务风头最劲。这种称为PoC(Push-To-TalkoverCellular)的业务最早起源于美国,根本的原因在于iDEN集群运营商Nextel公司的优良业绩。受到Nextel所拥有的全美最高ARPU值、最低用户流失率的诱惑,蜂窝移动运营商开始尝试通过GPRS或CDMA2000网络提供PTT应用。去年底,美国VerizonWireless和Sprint相继推出PTT商用业务,随即一股“即按即说”风潮开始席卷全球,超过20家通信设备提供商和增值业务开发商都声称可以提供PTT方案,参与试验的运营商更是不计其数。

PoC业务大多是采用半双工VoIP的方式提供类似集群通话的体验。然而由于其采用分组语音的机理,加上公网负载过重的现实,虽然一些厂商宣称“可以实现手机对讲”,虽然公网运营商也寄希望利用PoC开拓以往集群通信占据的行业用户市场。“但专业用户要求的快速接入、多优先级和高可靠性等特征,不可能完全由公网来提供。”信息产业部通信科技委副主任陈如明指出。

在移动通信网络市场崛起的中兴通讯和华为则走了一条不同的PTT路线,为了降低成本、便于管理,数字集群正在朝“集群共网”的方向发展,这似乎与公网具有颇多相似之处。于是,利用已有的CDMA2000或GSM的实力和经验,在共享信道、组呼、动态重组等方面进行创新,中兴通讯推出了基于CDMA2000的GoTa系统,华为推出了基于TDMA和TD-SCDMA的GT800系统。

由于起源于蜂窝通信技术,GoTa和GT800在声称自己是数字集群的同时,也强调了源自蜂窝通信的诸多特点。比如GoTa可以提供普通电话互联、短消息、定位等类似于蜂窝移动的业务。华为的一位人士在介绍其GT800时也着重强调了其对高速数据的支持,“GT800现阶段可实现171.2Kbps的中速数据速率传输功能,并将进一步提供最高速率为2Mbps的数据业务。”。

然而,在数字集群领域占据较大份额的TETRA注定是这些国内标准必须面对的强悍对手。以快速接入、智能组呼和安全紧急呼叫为特征的语音服务,支持访问控制、优先级机制、鉴权加密的安全性能,快速连接、支持IP业务的数据应用使得TETRA一直是政府部门及公共安全用户的首选集群技术。

“起源于蜂窝通信技术的集群系统在工作机理上不可能脱离公网的影子,过多地强调与公网通信的融合是否会损害公共安全用户的利益值得考虑,因为快速而高效的组呼,嘈杂环境里保持清晰的语音质量,以及在网络范围内进行没有地理范围限制的紧急呼叫才是集群通信最本质所在。”诺基亚集群部销售副总监张少宏指出。记者注意到,GoTa和GT800都声称理论接续时间小于1秒,而诺基亚的TETRA则可以将这个时间控制在300毫秒以下。

对高速数据业务的支持力度也是备受争议的地方,GoTa和GT800都宣称拥有超过150kbps的数据速度,但张少宏却持不同观点,“提到紧急通信,可靠性和高质量的语音服务才是集群技术的重点,因为人的生命可能都取决于此,对于警察和公共安全部门更是如此。”而且,TETRA标准在数据上并非弱项,快速高效是其强大优势,“诺基亚已经将IP分组传输和专业WAP技术引进到TETRA中,很好的保证了数据在TETRA网络中的传输。”张少宏表示。

有专家在接受《通讯世界》采访时总结道,PoC充其量只是公网的一种增值业务,对于集群市场的冲击很小,可能只有偏远县城的警察才会使用这种PTT业务;国内研发的GoTa和GT800企图以蜂窝通信技术满足集群需求,想法很好,但其源于公网的特性可能会降低集群的某些性能;TETRA尤其适合紧急通信等数字集群建网,但由于网络数量较少,价格仍有下降空间。运营商或专业用户在选择这些技术时,应该首先考虑自己的需求和未来定位,这是最值得注意的。

前车之鉴 铁通卫通应三思后行

铁通和卫通进行的数字集群试验无疑牵动着业界的神经,然而种种迹象表明,铁通和卫通似乎并非仅仅满足于建立一个“数字集群共网”,可能还有更大的图谋。“铁通选择GoTa和GT800的真正原因在于可以借此进入移动通信市场,以中兴的GoTa为例,其具备的性能和可提供的业务其实和CDMA2000并无区别。”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告诉记者。

在国外数字集群共网应用广泛的TETRA标准并没有参加铁通和卫通的试验计划,似乎也是这种说法的一个佐证。虽然TETRA主要由国外厂商参与,但是经过多年发展,目前在中国市场至少有6家厂商在参与激烈竞争,已经使系统和终端的价格大幅度下降,“现在的竞标价格太低了,与几年前没法相比。”在南京地铁TETRA项目竞标失败的一家厂商代表称。

集群通信的专家认为,组建全国的集群共网在技术上不存在难题,在降低成本和有效管理上也很有必要,然而铁通和卫通应该明确自己的定位,如果建网的目的是为了统一集群网络,虽然短期内不会带来巨额收入,但由于行业用户不会轻易转网,却可以为运营商带来长远稳定的收入。“但如果运营商既想兼顾公共安全用户又想吸引公众用户,肯定不会成功。”Ovum咨询公司分析师JeremyGreen指出。

美国Nextel一度被认为是同时拓展公众用户和行业客户的典范,但其纯粹只能算是一个特例,其诞生之时正值美国模拟移动通信标准混乱的时代,Nextel凭借类似于GSM的iDEN网络取得了较大成就。但随着Cingular和AT&TWireless等GSM运营商的诞生,Nextel的公众用户逐步萎缩已是不争的事实。

英国运营商Dolphin公司的教训值得铁通和卫通深思,该公司采用TETRA标准建设了覆盖全国的集群网络,但由于将自己定位于移动通信运营商,并处处与GSM运营商争抢客户,该公司日前已经陷入濒临破产的窘境。Dolphin的一位警察客户曾经指出,“太多的公众用户的加入使得我们感觉紧急通信的需求受到了威胁,因为如果突发事件发生时,公众用户的大量使用肯定会导致网络瘫痪。”

这个事实也折射出人们一直探讨的“集群共网应该由谁管理”的问题,如果将涉及公共安全通信的集群共网交由某个社会运营商运行,是否会存在安全威胁值得关注。这方面,芬兰的做法可供我们借鉴,由芬兰内务部牵头建设的TETRA全国数字集群共网最初由Sonera公司负责运营,为了保证消防、警察、救援等重要部门的通信安全,芬兰政府回购了该公司的60%股份。当在Sonera被瑞典运营商控股的情况下,芬兰内务部又回购了剩余的40%股份。

铁通和卫通也在争取海外上市,如果由其进行全国数字集群共网的运营,是否也可能有碍国家安全值得政府考虑。对于铁通和卫通而言,也应该站在自身定位的角度上权衡利弊,三思而后行。如果想做“中国版的Nextel”,铁通和卫通必须考虑在与移动、联通的竞争中能否占得上风?是否会导致“公众用户增而行业用户减”的困境?这些问题如果没有很好的对策,脚踩两只船不仅不会带来完美收益,等待的可能只会步Dolphin惨败的后尘。

深圳工商税务注册代理

工商税务代理哪里有

中山代理记账企业

深圳代理记账哪家好